女子被干儿子威逼恋爱 与情人合伙杀人分尸

时间:2018-01-13 08:22 来源:大楚网    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
上图:警方在埋尸现场挖掘;中图:嫌疑人指认犯罪现场:下图:作为物证的作案工具 2017年8月,湖北省荆门市京山县发生一起失踪案。平时靠打零工为生的王恒,突然与家人断了联系。家属报案后,警方调查发现,这是一起错综复杂的杀人案。 最后一次通话 2017年8月4日10点左右,京山县孙桥镇村民张蓉接到儿子王恒的电话,说中午不回来吃饭了,要去同福宾馆找一位朋友,晚上再回家。 张蓉没有想到,这竟是他们母子最后一次通话。因为王恒说过要回来,当天张蓉等到很晚,其间一直给王恒打电话,但都没人接听。 一直到第三天下午,仍然没有王恒的任何消息,张蓉有些心慌。儿子的社交圈子她并不十分了解,只想到县城一个中年女人聂如兰。她是一家宾馆的老板,王恒和她十分投缘,认她做了干妈,还跟张蓉说过干妈对他很照顾。 张蓉给聂如兰打电话,聂如兰告诉张蓉,8月4日中午,王恒的确到她店里去过,但是待了一会就走了,说是要去找朋友。张蓉再次拨打王恒的手机,发现打不通了,便立即跑到京山县公安局报案。 警察告诉张蓉,会尽全力帮助她寻找儿子,同时叮嘱张蓉千万不要放弃拨打王恒的电话,也多想想办法联系他的朋友,或许会发现线索。 8月9日下午2点,张蓉又拨打王恒电话,这一次竟然通了。接电话的是一个操着四川口音的陌生男子。对方说自己姓陈,是京山县跑马泉水库边一家养鸡场的工人。他说这部手机是他8月5日早上在水库大坝附近捡到的,当时手机泡在岸边的浅水里,他拿回家用吹风机吹干,充上电,发现还可以使用,刚开机就接到张蓉的电话。至于王恒,陈姓男子表示根本不认识。 取走手机的女人 在张蓉的请求下,陈姓男子答应归还王恒的手机,两人约定第二天中午在跑马泉水库大坝旁的商店里见面。8月10日中午,张蓉到达约定地点,再次拨打王恒手机,发现已关机。她赶紧联系警方,讲述了打通电话的来龙去脉。 没费多少周折,警方在水库边一家养鸡场找到捡了王恒手机的陈某。陈某称,王恒的手机的确是他捡到的,但早些时候已经被一个50多岁的女人拿走了,那女人说手机是她儿子的。为证明自己的清白,陈某带着警察去了之前捡手机的地方。 经过对该地点仔细搜索勘查,警方发现大片血迹,经法医化验是人血。此外,警方还在一棵树上发现了王恒的衬衫,在树下发现了王恒的鞋子。警方调来船只,在水库中多次打捞,没有发现王恒的尸体。但根据现场情况,警方判断,王恒极有可能已经遭遇不测。 经过调查,办案人员确认,取走王恒手机的女人正是聂如兰。对此,聂如兰的解释是:那天张蓉告诉她王恒失踪了,她心里也很着急,后来知道陈某捡了手机,因为急着找人,就赶着去找陈某,把手机拿走了。接受询问时,聂如兰再三拜托办案人员尽快找到王恒,自己愿意全力配合。 办案人员没有在聂如兰身上发现明显可疑之处。与此同时,针对王恒身边其他人的调查,也在持续进行中。 神秘的“女朋友” 据京山县公安局警察陈俊介绍,王恒有酗酒的恶习,酗酒之后爱闹事,近两年当地派出所关于王恒的报警记录有16条,都是他酒后和别人发生纠纷。办案人员经走访查明,8月4日下午,王恒在聂如兰开的同福宾馆与一名黄姓客人发生争吵。蹊跷的是,黄某与王恒争吵后很快就退房走了。 警方辗转找到黄某,黄某承认自己的确和王恒产生过纠纷,但当时并没有动手,只是对骂了几句。后来黄某有事要走,就退了房。 王恒的朋友王某向办案人员反映,8月4日中午他曾与王恒见过面,王恒说要去县里找女朋友,还说这个女朋友对他很好,经常给他钱花。王某说:“王恒小学只读了三年就辍学了,家里没有房子,脾气也不好,以前处过几个女朋友,都没有结果。”王恒另一个朋友刘某的说法和王某基本一致,“王恒说他和一个女人在县城合伙开了家宾馆,打算年底结婚。” 在县城开宾馆?难道王恒口中的女朋友是同福宾馆老板聂如兰?办案人员找到聂如兰,聂如兰坚决否认自己是王恒的女朋友,说王恒岁数和自己女儿差不多,两人根本不是一辈人,怎么可能处朋友,王恒只是自己的顾客。 聂如兰还说,自己之所以认王恒当干儿子,完全是为了生意。因为王恒不仅自己住店,还时常介绍朋友过来住。后来她发现王恒性格不好,总爱喝酒闹事,就刻意和他拉开了一些距离。调查中,聂如兰的女儿也否认母亲和王恒有男女朋友关系。案件一时陷入僵局。 “老头子”成为突破口 办案人员重新梳理调查中发现的诸多线索,案件焦点转到房客黄某反映的一条线索上。黄某讲述自己和王恒发生纠纷的经过,曾提到一个“老头子”:“当时王恒闯进我的房间,质问我‘住在屋里的老头子哪去了’。我不知道这个‘老头子’是什么人,但看样子王恒和他有很深的过节。” “老头子”是谁?王恒为什么要找他?同福宾馆并不大,总共只有十多间客房,根据监控录像,警方很快查清了“老头子”的身份。 “老头子”叫徐明,在一家单位做保安。据同福宾馆房客反映,徐明也是这里的常客,和老板聂如兰关系很好,有时还帮聂如兰值夜班。警方找到徐明,徐明的说法是:我和王恒见过几次面,不是很熟,也没什么矛盾,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。 警方对徐明的住处进行搜查,发现了重要线索:徐明的电动车车轮上有一些血迹,经DNA鉴定正是王恒的血。警方就此证据要求徐明给出解释,可无论怎么盘问,徐明都不发一言。 警方判断,徐明很可能是在袒护另一个人。联系侦查初期聂如兰急着取走手机的情节,到后来证人对王恒神秘女友的描述,聂如兰嫌疑增大。 办案人员调取了同福宾馆周围的监控视频,发现聂如兰和徐明曾多次一起骑着电动车出门。有一段监控视频显示,两人在一天半夜骑车外出,电动车行驶的方向正是跑马泉水库。当时,聂如兰提的袋子中可以看到某品牌的二锅头,这和水库现场发现的碎酒瓶品牌一样,而据调查,聂如兰和徐明平日里都不喝酒。还有一段视频显示,聂如兰和徐明曾带着编织袋离开宾馆,回来时,编织袋却不见了。 种种迹象表明,聂如兰和徐明具有重大作案嫌疑。 “必须除了这个祸害” 在大量证据面前,聂如兰和徐明的心理防线被冲垮。8月12日,两人交代了合谋杀害王恒并分尸、埋尸的作案经过。之后,徐明带警方指认了埋尸现场。 据聂如兰交代,她跟丈夫刘某婚后感情一直不好,刘某性格暴躁,有时还会打她,家里的事情也一概不管。而她是一心想做点事的女人,为了孩子忍辱负重,包了个小宾馆挣钱,收入还算稳定。 起初,王恒的确是聂如兰的顾客。在县城打零工时,王恒经常到聂如兰开的宾馆居住,时间长了,两人熟悉了。对聂如兰,王恒经常打电话发短信嘘寒问暖,有时还想办法拉些朋友到聂如兰店里来住,算是帮衬,聂如兰对此很是感动。随着关系的升温,两人开始以“干妈”“干儿子”互称。但是,聂如兰不知道的是,在这期间,王恒一直对他身边的朋友说聂如兰是他女朋友,他们关系稳定,打算下半年结婚。 聂如兰向办案人员坦承了她和徐明的情人关系:两人相识已有两年,徐明56岁,离婚独居,而聂如兰因跟老公关系不和,分居多年;两人相识后走到一起,徐明对聂如兰照顾有加,大事小事都尽力帮忙,除介绍客人外,有时还替聂如兰值班,聂如兰本打算跟丈夫刘某离婚,到年底和徐明结婚。徐明也在供述中交代,他觉得聂如兰温柔贤惠,对她十分中意。 让聂如兰和徐明没想到的是,王恒在得知他俩的关系后情绪失控,强烈反对两人在一起,对徐明更是态度恶劣,只要见到就连打带骂。王恒强迫聂如兰断绝和徐明的来往,曾不止一次对聂如兰说:“你要是不仁我也不义,你不答应和徐明绝交跟我在一起,我就把徐明杀了,连你最亲的女儿也杀了,让你生不如死。” 8月4日下午,王恒酒后来到宾馆,闯进房客黄某房里寻找徐明未果,继而闯入聂如兰房间,再次要求她和徐明断绝关系。争吵中,王恒打碎了房里的东西,并殴打聂如兰。他用手勒住聂如兰的脖子,威胁要掐死她,然后再去杀掉徐明和聂如兰的女儿。聂如兰没有反抗,只是对王恒说:“你干脆杀了我算了,杀了我就没那么多事了。”最终,王恒恢复理智,终止了暴行。 当天傍晚,徐明来到宾馆,聂如兰对他说了中午王恒打骂威胁自己的事情。徐明很气愤,“我们不能任由他欺负,与其被他杀了,不如先下手教训他,也许他就不敢再闹事了。”聂如兰的想法是,只是打王恒一顿根本不能解决问题,事后他会变本加厉,自己和徐明甚至女儿都难逃毒手,“他喝了酒就会失去理智,什么事都干得出来,必须除了这个祸害。” 徐明认可了聂如兰的意见,但认为他俩岁数比王恒大很多,身体也不好,恐怕不是王恒的对手,要制服王恒还得想办法。聂如兰提议,王恒爱喝酒,喝酒必醉,可以先把他灌醉,再动手就容易了。于是,两人分工,由聂如兰出面灌醉王恒,然后打电话叫徐明来。 8月5日晚上,聂如兰和徐明骑车出去买了两瓶二锅头,还有一些下酒菜。准备好之后,聂如兰约王恒“一起出去聊聊”。当晚,王恒如约来到跑马泉水库大堤,喝过酒之后,躺在地上呼呼大睡。聂如兰推了王恒几下,见他没有动静,赶紧打电话给徐明,让他立即赶来。 徐明赶过来,与聂如兰合力抬起酣睡中的王恒扔到水库里,然后两人骑车回去。回到宾馆大约半小时,聂如兰对徐明提出:就这样处理王恒不妥当,如果王恒没死,事情就麻烦了,即便死了,尸体被人发现也麻烦,最好找个地方埋掉。 于是,凌晨时分,两人携带工具再次来到作案现场,将王恒的尸体捞起来,肢解之后装入编织袋,然后在离跑马泉水库8公里外的一处灌木丛中挖了个深坑,埋掉尸体。由于惊慌,聂如兰和徐明在作案时将王恒的手机遗落现场。正是这个无意中遗落的手机,被陈某捡到后,成为破获案件的重要线索。 京山县公安局刑侦队教导员胡思民告诉记者,在看守所里,镣铐加身的徐明提起杀死王恒这件事,悔恨不已,“为了他,搭上我们俩的后半辈子,太不值得了。”该案目前已进入审查起诉阶段。 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(编辑:刘箫君 88pt88报料:8110110     在线纠错

首页

回顶部

【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】

       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秦楚网”、“来源:十堰日报”或“来源:十堰晚报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,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        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秦楚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        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电话:0719--82081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