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代的郧西“古八景”(下)

时间:2017-12-18 10:14 来源:十堰晚报    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
据旧县志载:渡春桥系清咸丰年间邑候翁吉士主修。传说当年春荒严重,农民断粮逃荒甚多。当局一面拨粮救济,一面组织流民修桥。越三月,春荒度过,桥梁就绪,实为“一举两得”,故“渡春”也有此含义。
柳桥渡春 秦楚网讯(十堰晚报)通讯员 饶霞 记者 闵波 报道:郧西人文历史久远,自然景观鬼斧神工。领略完“悬鼓青嶂、天池映月、雷门激浪、老人石峰”四个古景点的魅力,本期我们一起来看看清末时期郧西“古八景”的另外四景——柳桥渡春、黄山晚照、韭崖新雨、北隅耕烟。 柳桥渡春 “柳桥渡春”,坐落于城北直峪河(今小河)上。呈弯月形,长、高各三丈(7米)余,全由人工钻凿石条浆砌而成,上有石栏,雕琢精细。行人出北城,渡此桥与对面春山相接,故名“渡春桥”。据当地村民介绍,它西对春山北依黄山,又与黄山坡上的“思退亭”(该亭遗址已不可寻)相互辉映,景色迷人。 据旧县志载:渡春桥系清咸丰年间邑候翁吉士主修。传说当年春荒严重,农民断粮逃荒甚多。当局一面拨粮救济,一面组织流民修桥。越三月,春荒度过,桥梁就绪,实为“一举两得”,故“渡春”也有此含义。 整座桥建造历时一年有余,直至清咸丰元年(1851年)二月方才完工。石桥竣工后,因桥西有“春山”,故命名“渡春桥”。翁县令于桥栏上亲刻四联,曰:“三千年前会秦楚,五百里内划荘園。遊勝有人揽月宫,问津此处近天河。解鞍得句秦淮海,题柱谁才杜少陵。汉上丈人日抱瓮,商山太老行千足。”至今,石柱之上的诗刻仍清晰可辨。 桥建好后,桥上行人徐徐,桥下流水涓涓,桥东闹市繁华,桥西春山耸立,构成了一幅“垂柳倒影古津,小桥流水人家”的动人画面,故清末立为“八景”之一,为世人增添不少快意。今存“柳桥渡春”旧诗20余首,其一云:“直峪河畔架月桥,石栏围柱驱金镳,青山两岸夹杨柳,淼淼(渺)三春任长消”,反映了当时景色的秀丽气象。 近年来,郧西县委、县政府决定以“七夕文化”为核心,全面开展“ 七夕之源、约会之乡、爱情圣地”的建设,拦河造湖,逢水架桥。武汉市援建了12座风格各异的风景桥,加之原有的渡春桥,共有13座桥。小桥都以“春”字命名,并且都配诗一首,以和渡春桥,名曰“织女河桥十三春”,即渡春桥、元春桥、望春桥、迎春桥、探春桥、畅春桥、留春桥、咏春桥、报春桥、怡春桥、沁春桥、惜春桥和恋春桥。在此基础上,郧西投资800余万元,在渡春桥头修建了美丽如画的渡春公园,供人们休息游玩,成为市民休闲之绝佳去处。 黄山晚照 黄山晚照 黄山自古为郧西县脉,自盖华山迤逦北郭十余里,近城一里许又一分为二,分东西两座,高仅数十米,呈狮头形;中间夹泥沟,紧抵城北郭。因遍土皆黄,呈朱砂色,故名黄山。 民国以前,黄山荒凉偏僻,荆棘丛生,冢墓林立。因土质板结,很少开垦利用;一遇天旱,禾草枯萎,连放牛羊者也很少来此荒僻之地。凡来此者,必日暮早归,否则,便有“鬼哭狼嚎”之恐惧感。 据此,何以称“八景”之一?此乃旧时文人拼凑而成。他们闲暇之余,登黄山四顾风光,鸟瞰山城,见晚霞与黄山浑然一体,即生感慨,大发诗兴。如同治年间知县陈光弟登黄山后便作诗一首:“携樽薄暮到黄山,列献平峦指顾间,半壁朱霞残霭散,满城翠色淡烟还” ;还有诗曰:“晚上黄山一望赊,城南烟火万人家;回头忽觉别天地,十里飞红散落霞”。这些诗词也使得人们对黄山美景有了新的认识。 韭崖新雨 韭崖新雨 在县城西北数里的天河西畔,有高数十丈的陡峭石壁,直插蓝天,名曰“韭菜崖”。 据县志记载:千百年来,“崖上生韭,绿色茵茵”,“秋冬一色,风霜不萎”。崖上四季“泉水溜绿”,秋冬倍觉“冷冷然”。若经新雨,韭苗葱葱,“百草莫与争春,似有匪种必锄之奇”。相传过去崖上杂花生树,古木参天,崖下舟渡自横,绿水深潭,崖畔雨季云趣蒙笼,韭菜野味香甜。有诗云“烟雾空蒙失画屏,春来丛韭色涵青,几番新雨洒还密,一片湿云归未停”,系“韭崖新雨”的真实写照。 相传,自从牛郎与织女结为夫妻后,两人相亲相爱,过起了男耕女织、其乐融融的生活。不久,织女就为牛郎生下一双活泼可爱的儿女,一家人更是尽享着人间最幸福甜蜜的天伦之乐。光阴似箭,时光如梭。转眼间,织女已在人间度过了数年。在这几年里,她不仅为丈夫操持家务,抚养孩子,闲暇之余还教授左右乡邻纺纱织布;农闲时间帮助牛郎在天河流域开垦出了大片土地供人们耕种,遇到灾荒之年,她还想方设法为乡民排忧解难,造福民间。据说有一年城关地区遭受百年不遇的旱灾,地上河水干涸,城关地区干的连青菜都吃不上,织女就向天上的姐妹要了一把菜籽撒在河边。第二年,河边就长满了绿油油的韭菜。后来人们见韭菜好吃,就把这韭菜挖回来栽到自家菜园里。很快,平地和山坡的韭菜挖完了,只剩下北隅河对岸的一座小山崖上还有,但因为这里地势太陡,人们根本上不去,所以这里的韭菜才有幸保留了下来,直到现在。后来,人们就把这个山崖取名叫“韭菜崖”。 如今的韭菜崖,虽然绿水变浅了,舟渡没有了,崖上的古木也枯死了,但是这里的野韭依然繁茂,百年不衰。真是“韭拂悬崖雨乍停,晴开百丈翠云屏;年来不惜山人剪,几度春风吹又生”。 北隅耕烟 北隅耕烟 从郧西山城北出,穿长街,渡柳桥,越五里许,登五谷山梁,极目四眺,展现在面前的便是田野纵横,云雾萦绕,牛哞羊叫,山歌阵阵的“北隅耕烟”天然美景,令人顿起“田翁横挎”、“禾锄驭犁”之感。北隅,即北隅村,它“东倚黄山,西绕天河”,“平广千余亩皆田”。每逢雨后初晴,白云耕烟,阡陌纵横,远山近村,小桥流水,在云雾中时隐时现,景色格外清新迷人。 数百年来不少文人墨客来此舞笔弄墨,欣赏田园风光。其中一诗云:“空蒙烟霭满山溪,漠漠田分郭外齐;雨后催耕临绿野,日斜叱犊尚青畦;虚笼涧水涵千亩,划破春泥获一犁;堪羡此间勤力作,何劳布谷五更啼”。据县志记载:早在明清和民国时期,历届县太爷都声言修建“千工堰”,解决这千亩良田的灌溉问题,其实他们都以修堰灌溉之名,行搜刮民财之实。四五百年过去了,耗费银粮无数,拖死民工数百。千工堰起点低矮,水小堰短,且多破漏,灌田甚微。天惠渠更是有名无实,从未通水灌田。直到新中国成立后,1956年党和政府着手,只花一年多时间,修起天惠渠40余公里,灌田7000余亩。北隅畈千亩良田,从此雨露滋润、禾苗青绿,农民再也无旱灾之忧了。 如今那“北隅耕烟”,正如前人在诗篇中描绘憧憬的那样:“轻销浓淡浮一色,北隅千顷雨初晴”。
(内容来源十堰晚报,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)
(编辑:李月 88pt88报料:8110110     在线纠错

推荐阅读


首页

回顶部

【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】

       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秦楚网”、“来源:十堰日报”或“来源:十堰晚报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,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        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秦楚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        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电话:0719--8208110